無言丶椛

一个从建筑设计转到室内设计再转摄影的喜欢动漫的腐宅女汉纸ψ(`∇´)ψ

昨天的魔都冰尤o,超喜欢的两位!!全程都在撒糖!甜甜甜!
p1很正经的个人照,但…维克托的头毛放飞自我了2333333
p2两个人都放飞自我了啊!哈哈哈哈哈超可爱!
p346维克托想要亲亲?!!!肯定是没成功的啊!hhhhh
p7有种在说悄悄话的感觉,好比是:遇见你真好(●'◡'●)ノ♥
p89 维克托!我知道勇利和马卡钦都是你的!!所以别瞪我了!!!QAQ

就算加班,也要欣赏沿途的风景

欲擒故纵。

这篇简直了, 好看 !

叫我脑洞制造机吧:

齐八爷脾气特别好。
好到什么程度呢,不管什么人来,他都能给安抚的服服帖帖的。就连半截李,见着老八也是乐呵呵的,一副五讲四美残疾人的样子。

说起来,齐八爷眼色好,又会认怂,乖巧得很,人家想要什么,他看一眼就知道。人家不用开口,就给人送过去了。
张大佛爷就气他这一点。
怎么人人都知道他张启山,非得齐铁嘴不可。这个玲珑剔透心的算子,就一点看不出来呢。
他是不是不喜欢我啊。

张大佛爷看书。
也没有什么齐八爷恋爱手册啊。

那就看看人家怎么追的。
二月红清了清嗓子。
全场唯一正牌已婚人士。

“我们家丫头,当时是让我给救回来的,从此就跟了我,哎哟我福气啷个这么好哦,我们家丫头,生得漂亮,人又文静,上得厅堂,下得厨房,我现在就安安静静过日子,比什么都强,以后孩子满月酒,你们一定来哦,一定来。”

呸。
张大佛爷在心里骂了一句。

老子当时把老八从堂口救下来,他睡着自己敢亲敢碰,这一醒,自己连手往哪放都不知道。在矿山也是老子救下来的,你他娘把老子揪得没有人腔,这一醒就看他趴在自己旁边守床,结果呢?看我一醒,他把副官给我弄来了,我要副官干嘛?剧本不应该是他抱着我说再也不离开我了吗?你们戏园子里不都是这一出吗?

张大佛爷内心戏十分丰富。

环视四周。

老三娶了自己嫂子。
老四暗恋自己师娘。
老五就喜欢狗。
老六看上个窑姐儿。
自己呢,看中老八,结果连个手都不敢摸。
这都什么跟什么。

“佛爷,恋爱无非就是这么几个套路,英雄救美您使了几次了,看着不太好用。要么您把他塞进蜜罐儿里面去,要么...您欲擒故纵,吃点醋试试。”
老九在那边擦着眼镜,就跟擦不干净似的。

欲擒故纵。
老八吃醋,一定好可爱。
张启山光想一想,身上那穷奇就蠢蠢欲动。
好好好。
去新月饭店,就一定要带老八。
结果没想到,两个老爷们,新月饭店给开了一间大床房。

齐铁嘴一看这架势,乖乖在沙发上丢了个枕头。
张大佛爷把那枕头又丢回了床上。

夜里张启山洗了脸,乖乖坐在那边等齐铁嘴给他剃寸青。他上面留头发,鬓角那里剃得干净,露着青茬,说是精神。就喜欢让齐铁嘴给他弄,说是在脑袋上动刀,他不信过别人。
齐铁嘴也习惯了,去哪里都带着把剃刀。实在不行,防身也是可以的。

拿剃刀给佛爷刮干净了鬓角,连着胡子一起刮得干干净净。手指细长白嫩,拿着剃刀在佛爷喉头。
佛爷头发跟胡子长得都快,这头发夜里剃了青茬儿,第二天起来,就长得正好一层。只不过胡子,要么张启山自己动手,要是齐八爷在,就得八爷来了。

齐八爷正给佛爷清喉结那一点胡茬儿,佛爷就乖乖抬着头,看八爷的脸看得出神。看着看着,突然露出个笑来。
八爷低着头弄呢,也露出个羞赧的笑来。

好看。
齐八爷生得真好看。

齐八爷拧了热毛巾,递给佛爷擦脸。佛爷接了巾子擦了把脸,又擦干净自己身上那些碎发茬。他就觉得齐八爷脸蛋白嫩,跟他可不一样。他就喜欢白白嫩嫩的。

送他们来的司机,果然是新月饭店的大小姐。
看来尹老板,有心把女儿嫁给彭三鞭。
张启山顺水推舟就是了。

可张启山没想到。
顺水推舟,能把舟推到他妈的黄果树大瀑布下面。

眼看大小姐住进家里,家里管家用人,通通以为他去了趟北平就变了心。对着干似的,对尹新月夫人长夫人短。做的饭也不好吃,以前同老八吃的豆浆油条没了,早晨得吃干巴巴的牛排,副官都不管。前几天夜里还给老八煮热汤面的用人,同尹新月讲,佛爷不来,不能开饭。

哎,明明以前他一来饭桌,就能看着老八已经在喝着汤等他了。到了尹新月这里,怎么他张大佛爷在家这么有地位了?

张启山气得吐血。
连着八爷,也不肯多来。

这才是最要命的。
天天自己剃鬓角,累的要命,他又不肯把脑袋交给别人。
白日里想老八,夜里更想。

孤枕难眠。
空床冷衾。
一个张启山睡不着。

老八可算来了。
可这尹新月噔噔噔从楼上下来,直问老八怎么老来。
老八跟着嫂子长嫂子短的叫,听得张启山心里发闷。
“老八以后一定少来。”
齐八爷又顿了一下,补了一句。
“争取不来。”
张启山可受不了了。
什么他妈的欲擒故纵,再不擒老八就他妈跑了。

“这里就是他家。”
张启山抬眼看了一眼尹新月,拽着老八的手让他坐下。自己那肩膀伤着了,右手难抬,鬓角长得毛刺刺的,像个毛头小子。

“老八同我相识相知十几年,还轮不到你让他出去。”
张启山想了一下,又补了一句。
“你给我出去。”

“张启山!你忘恩负义!”

“尹小姐,你我不过买主跟卖主的关系。钱我给你了,咱俩就算两清。在北平,的确多谢尹小姐鼎力相助,火车上我救你一次,也算抵了。我对你,再没有什么恩义可言,要说有恩有义就要结婚,那老八早就该嫁给我了。”

他就抓着老八的手,不愿意松开。尹新月气得上了楼,他又坐下来,拍了拍老八的背。
老八吓着了。
“佛爷,佛爷。您跟嫂夫人有什么不合的,也别,也别扯上我啊。这,是吧。小夫妻吵架,哪有隔夜...”
说着说着,老八那一双圆眼睛里带了点眼泪,红通通水汪汪,张启山就看不得他哭。

凑过去就咬老八的嘴唇。

什么他妈的欲擒故纵,擒就是擒,拿到手的,抱到怀里的,比他妈什么都实在。就不该听老九那文绉绉的套路,套路有屁用,喜欢就亲,他这么喜欢老八,八爷总该也有一点喜欢他吧。

张启山那头发长得不短,在老八脖颈蹭得发痒。

“老八,你听到没有。有恩有义就应该结婚。”佛爷咬低下头去,就冲着耳垂上那块软肉咬,又吸又舔,弄得八爷身子酥了半边。“我救了你那么多次,不娶你是不行了。”

当天夜里,佛爷就把八爷弄自己卧房里去了。
乖乖巧巧的抬着头,一双眼似笑非笑的盯着八爷,等着老八给自己剃头。
剃头,当然要脱衣服。
剃着剃着,那纹身不知怎么的就出来了。
可这纹身一出来,就是一整夜。

副官大清早就把尹小姐送上火车了。
“请吧,尹小姐。”
一副满肚子坏水的样。
那是,他还等着去找老四吃糖油粑粑呢。

第二天的早餐,桌上热乎乎的豆浆油条。
一碗八宝饭。
还特地给佛爷多弄了一盘秋葵来吃。
补肾。

【老九门/一八】命心(300fo点梗)

玟桥玖轩:

 @浅蓝之墨  @陌上    @無言丶椛 GN们点的一八 BE虐佛爷
写的时候满脑子都是《独活》一句歌词“我不信命是否也是某种写好的宿命”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【老九门/一八】命心


By玖轩


人心胜鬼,


天意如刀。


 


张启山这一生,从来都不信命的。


否则煌煌张家族规之下,他们母子二人早一尸两命骨埋泥下积雪日销。张启山从未睁眼到这世上,又何来今日长沙九门,张大佛爷一呼百应之威仪。


张启山只信那一个算命的,他胸有丘壑,素敛大才,谦也君子,韬光养晦,危而不乱,向有急智,每每相助于危难关头,不离左右。


 


一向不信命的张启山,其实最知命。


自那至凶至邪穷奇在身上落下最后一笔,他便知自己这一生也是三灾九难至苦至凶。


所以早早决定了,这一生,不动情,不娶亲,不留后,只偏好一切世间大凶之事、物、人——与天地之凶煞斗狠,其乐无穷;与人心之险恶争锋,其乐亦无穷!


“我喜欢大凶。”看似漫不经心的说话,道尽胸中真意,他对齐铁嘴齐八爷,是爱逗趣,为博美人一笑,可也从来认真。


“放心吧”“没事的”“我会保护你”“你必须跟我…”


 


“我的命,就是用来破的。”


父亲断臂明志,破族规,才全了他们母子性命。


幼时在东北冰天雪地的山林里和狼兽相拼夺命;少时在等阶森严的家族里于墓冢坟茔间求存;及至成年,父母双亡披孝而远走长沙,卷入国难当头人心互搏的乱世危局,他不曾动摇、畏惧、退缩。


所以认定了,就抓着这人,养在身边,宠着护着,不会放手。


 


那时刚建国,迎来了久盼的和平,笼罩在头上积年不散的厚重阴霾似破开了天光一角,连人的心情也被感染得明媚起来。


张启山觉得养熟了这么久的齐八爷,是时候可以吃了。他准备了很久,早早封埋的陈年佳酿,看过了市面上入流不入流的画本册图,还托人从海外带回了最好的房中秘药,放在寝室的暗格里。只剩下等一天,请八爷过府来喝酒。


他想了很多,一夜都没有睡着。


待坦言心意再把人办了以后,就让齐八留在府里住下。如果他不喜欢,就在旁边新盖个香堂。


他就可以光明正大每日把人放在眼前,看着。


他必然加倍地对人好,免他忧,免他苦,一辈子免他被命运作弄被人心欺侮。


 


他先是等来了神情凝重行色匆匆的解九爷,知道了那个足以让长沙九门满门屠绝血流成河鸡犬不留的消息。


然后他收到了齐八爷的信。


字是一笔一划工工整整,却不是熟悉丰神毓秀的行楷;称呼不是一贯口中唤的“佛爷”反而是一声意味不明的“启山兄”。“见字如晤”——如唔?齐铁嘴,你有本事站在我面前跟我说这些话啊?!一张破纸,我见得哪门子字?如得又是哪门子唔?“齐八绝笔”。


那一日,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看这字字句句力透纸背的墨迹背后,命运盛放的无声嘲弄的寓意。


他想了很多,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想。


他想自己本就公务繁忙,二人聚少离多,现在那人离境远游,不过是一次长诀罢了。


他想那人在时,自己挖空心思找各种借口把人往府里请,本也就累了,这下正可以歇歇了。


他想自己最喜欢清静现在正少了话唠的热闹可以彻底清静了。


况且离开这漩涡,就最是安全,他终于不用担心在这摇摇欲坠的危局里无法保人周全了。


他想了无数种理由,却只能长久苦涩寂寥地凝视着,别不开眼。


终究任由那一口迟来郁结的锈血,倾覆在脚下斑驳破碎。  


最后,张启山点了灯,拿出一张纸,写了一封回信。


这有点难,因为他的手一直不受控制地颤抖着,墨抖得到处都是。位高权重、千金也难求一见的军阀,指掌万里河山或起撬铁水封棺也稳得不会颤抖分毫的手,此时却连几个字都写不好。


他望着歪歪斜斜的字迹安慰自己,反正齐铁嘴看不到。


肯定看不到。


这是一封注定送不到收信人手中的回信,就算他想寄出,那人也没留下线索追寻。


反正他也没打算让人知道。


我悦君兮,君幸不知。


如此,你方可在这浩劫的洪流中了无牵挂地抽身远去,从此仙人独行或白首偕老,现世安稳,自在逍遥。


 


张启山一辈子都不信命,最终入了命运的彀。


齐铁嘴算了一辈子的卦,只终究错算了人心。


 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*电视剧、原著梗混捏


*八爷算出九门劫难就留书(只给佛爷一人留书)远遁他乡避难


*佛爷暗恋八爷,八爷对佛爷友达以上恋人未满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6.07.20

日常 1

其实就俩人,学长和学弟,嘿嘿,因为人懒,不聪明,就不想写小说,所以写写日常小段子


不喜勿喷


“学长,你中午吃什么啊?”学弟拿着手机晃了晃,问道。


“我看看。”学长接过手机,刷着美团,纠结着,一分钟后,“宝儿,你想吃什么啊?”


“我想吃麻辣烫,好久没吃了!!”学弟一脸期待的看着学长,“好不啦?~”


“,,,”看着学弟那渴望的表情,学长最终还是败下阵来,“行,就,,”


学长话还没说完,学弟就兴奋的抢过手机,快速得找到麻辣烫的外卖,“学长,我跟你说哦,点麻辣烫,我最喜欢在里面加土豆,而且一定要是双份的!然后是金针菇,虽然它被称为see u tomorrow,但依然抵挡不住我对它的爱!再然后是宽粉,不过这个吃多了不好,这次就点方便面好了,听说很好吃。然后,,啊,大白菜在这里!唔,其他的,我看看啊,就随便点点好了。”递过手机,“学长,你看看你要点什么?”


学长看了眼手机,淡淡道,“跟你一样就好…”


“这样啊”学弟收回伸出的手,又看了眼学长,“真的不要再点点其他的麽?我怕你吃不饱。”


“真的不用了,这样就可以了。”学长淡淡得瞟了眼订单,邪魅一笑,“而且,我不认为你可以吃得了二十块钱的麻辣烫。”


学弟心猛地一跳,“喂,不要小看人好不好?!我一定吃完给你看!不跟你说了,我赶紧下单,不然等下又要很迟才送来了。”


学长缓慢靠近学弟,看着学弟快速地下完单付完钱,才把头搁在学弟肩上,“宝儿,那……”学长稍稍停顿一下,才又接着道,“如果你吃不完剩下很多怎么办?那可是浪费粮食哟~”


吃不完……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TBC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